木格

算了我这老不正经的

· @斜陽 特别想请教一个问题,老福特里的敏感词到底是什么啊。
·委屈各位小仙女看图了。

·鉴于某位太太认真地怼我,我这种没有热度没有文笔走心的文也没有人家不走心写得好的小透明也不好不给个回复。

我想我文里说得十分清楚吧。我没有出现过我文笔极好,你个渣渣还想怼我之类的话,我说话也是带着吐槽风没有进行很严重的人身攻击,食用说明也在开头说得清清楚楚。但这三点却同时在您的文里以一招宛若智障地出现了。我来模拟下您怼我的场景。

以下是注意点,要好好听啊
我不听我不听我最棒

通篇看下来觉得太太您逗人笑的本领越来越强。这篇完全把您智商和年龄暴露了。我现在无法用语言形容我的感受,生气嘛,看下来又笑得肚子疼。总之,你很棒你行你教我上也行。

还有你跟我解释一下什么叫我ooc但我照样有人看,什么叫我的文笔可垃圾了三观可不正了但还是有一群傻逼跟在我后面。我智商低下看不懂。

还有您举报撕自己的人的这种行为不是很像在打自己的脸吗?

说实话您应该是个成人,您难道不知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吗?说出这样的话之后就跑了,连声道歉也没有(虽然我也没指望过)。就想趁这件事过去后再若无其事地回来写文?

还有指明一点,我挂您没人理我只是因为这是菜鸡互啄而已。

找不到人我只能   @津島夫人

【新旧双黑】课上不要瞎摸鱼

·写完之后感觉这些人多半有病
·根据真实课上瞎摸鱼事迹改编
·他们都ooc啦

横滨F4因为听不懂菲茨杰拉德在课上放什么洋屁,开始瞎摸鱼。
据其中的F3指认是坐在后排的太宰治先带的头。
太宰:英语课好无聊,我们来玩故事接龙吧
中也:不玩,滚
太宰:既然中也都同意了的话,就让我先开头吧。从前有座山,里面有一片森林。森林里有一个可以跟我殉情的美丽小姐和七个矮人蛞蝓。
本子被太宰愉快地传给了中也:你这条死青鲭…不行我也要写。森林里还有一条河,里面游满了又臭又腥的死鲭鱼,污浊了整个山的空气。本来写完的中也是想传给太宰,可是看着同桌的中岛敦一脸迫切想知道他们写了什么却不好意思问的表情,就随手丢给了他。量这个小子也写不出什么来。
世界上有个东西叫flag——中岛敦。只见他皱着眉头,认真地从头看到尾,最终大笔一挥,可谓是笔落惊风雨。有一天矮人去河边洗澡时,河神突然从河中央冒了出来,“小矮人,你掉的是这条金鲭鱼还是这条银鲭鱼?”小矮人急忙说“不,我没有掉东西。”“很好为了奖励你的诚实这条千年鲭鱼精就送给你了好好走上人生巅峰吧。”为了保证让大家都感受到集体的温暖,敦想了想还是把本子传给了后排的芥川。
突然被本子砸醒的芥川还没来得及犯中二,就被身旁的太宰拍了拍肩,“芥川,我相信你能写好的。”芥川立马文思泉涌,奋笔疾书起来,看都没看上面讲了什么。鲭鱼精和小矮人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然后郑重地传回太宰手中。
看着故事已经不知道歪到哪里去的太宰写回正题。可惜小矮人不小心(加重)落水死了,鲭鱼精非常伤心,和美丽的公主殉了情。
本子到了中也手上。他忍住给自己周围的人一人一拳的冲动,开始和太宰互怼。河神为了伸张正义,救活了矮人。那条人渣鲭鱼精实现他的梦想死在了河底。
本子来到了故事小能手敦手上,他看着已经这贼几把浪的情节,急中生智。他们都忘了他们身上都中了一种写对方死就会变成猪的魔咒。
本子又来到芥川手中。他对着被写的乱七八糟的本子和太宰期待的眼神沉默了三秒,终于拿起了笔。最后两只猪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不能写相同的情节哦芥川,太宰还没接过本子就驳回了他。芥川又沉默了几秒重新写了一行字:邻国王子和森林大魔王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太宰:这个故事从头到尾就没有王子和魔王吧
敦君:王子到底是谁啊
芥川:咳,就我和人虎吧
太宰:吾徒叛逆抢我戏份伤透吾心
中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芥川
敦君:内心复杂……
然而已经忍了半节课的洋屁老师没有让敦君复杂太久,用了一沓钱让他们一人带着两个包回家了。

想在一天内把转学手续办好怎么办?挺急的

·学院paro
·明明梗非常好笑感觉自己写出来就不好玩了 @八咫鸟
·新旧双黑注意
·食用愉快啦(不要吐槽学校名字)
·硬生生把论坛写成了树洞


萝莉即正义屁啊娘口才是正义学校论坛

1L  虎墩子不想走
不知道学校里哪位同学知道可以转学的方法。

2L  喝茶群众
啊啊啊啊––同求啊同求,鬼知道我在这个学校经历了什么。

3L  吃果群众
2L请开始你的表演

4L  原地爆炸的柠檬
敢问哪个学校会要求在每次做作业的时候都要写一遍学校的名字,敢问哪个学校的老师会在抢自习课时拿出宫斗的手段,敢问哪个学校的学生放学约架小树林的时候会把树砍个干净。

5L  虎墩子不想走
楼上概括的都是精华。先来分享一下今天早上两个老师(小主)抢早读课(皇上)的故事。今天不是轮到我值日嘛,我就来得很早。没想到我一到门口就发现门已经开了,我们数学老师正半站不站地半靠在门上,以一种极其风骚辣眼的姿势拦住要进门的物理老师“真是个勤快的小矮人啊,天天来这么早也没见你抢到几节课啊”。
说实话我没有在黑物理老师身高,只见物理老师一个半蹲身沙鸥滑翔就从数学老师胳肢窝下穿过,毫无阻碍“就这种低级的手段还想抢…抢…”。然后就看见物理老师脸色苍白地用同样的动作去了厕所(心疼),希望物理老师以后吃东西之前观察一下数学老师在哪里。还有你们两个理科老师抢什么早读课啊!

6L  吃鲭群众
沙鸥滑翔2333好想看一次。

7L   虎墩子不想走
想看可以在每周四早上来得早一点,去二楼的武侦班。每次都有惊喜等我,好想换一天值日。

8L    原地爆炸的柠檬
等下,LZ在武侦班。那天在小树林干架打扰我和保健室老师女神约会的人到底是你们班的吧。

9L    虎墩子不想走
啊啊啊啊——对不起ORZ,我没想到会打扰你。是我和我们班上的人发生了点小摩擦啦。

10L    原地爆炸的柠檬
小,小摩擦…(乖巧)

【维勇维】我想和你看绯樱满天

日文意思:我想和你看绯樱满天
算年贺系列文吧
装作文艺的我


长谷津的冬天也是不容小觑的。


坐在桌炉中,上半身却露在外面。维克托对着自己拿着手机冻僵的手哈了几口热气。玄关中的勇利还在忙活着年夜饭,他似乎颇有当贤惠主妇的天赋,每一次新年都被他打理得有条不紊,自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只能在旁边举着手机打开手电筒加油。
“维克托,关上手电筒,你这样我不好写春联。”勇利刮了刮笔上多余的墨,专注于手下的字。“勇利,勇利——”他拉长声音叫爱人的名字,目光投向窗外飘着的小雪。“是,是,怎么结婚后你变幼稚了,以后如果你有了孩子......”勇利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用余光瞟向维克托。



“为什么现在还是冬天呢?好想和勇利看樱花啊!日本的樱花肯定是最美的”“嗯,日本的樱花是很美,春天的樱花开起来就和下雪一样,满天都是......怎么了?”突然被从背后抱住,右手不得不放下笔。“如果没有勇利的话,还是一直停留在冬天吧!没有勇利的春天一点也不好看。”他没有说谎,面容姣好的人他见过很多,没有一人像勇利一样,让每个场景散发出吸引了。“总是说这种好听的话”习惯了丈夫醉人的话语,勇利回抱了他“私はあなたとひいろ緋色のさくら私桜のまんてん満天をみ見たいとおもい思います”



“这句话什么意思?”心里满意勇利终于分了点注意力给自己,他话里带点得意“一定也是喜欢我之类的吧”“不告诉你。”被猜中了。勇利的视线正好能落向窗外,他似乎看到粉嫩的花瓣已经轻轻贴在屋上,窗上,脸上了。



已经抑制不住对他的向往和爱了......

【酒茨】花枝春野(一)

·标题是一首歌的名字
·流水账,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私设如山,ooc严重



茨木开始喜欢回忆起过去的事。最先想起的就是和酒吞的初遇。





那个浑身是伤,裸露出的皮肤都沾满了泥水的小孩趴在地上,任人踢打。尽管被一个胖子挡住,他也在用手护着自己的头,他也能感到小孩脸上的不甘和凶恶。他赶紧把剩下的半块有点融化的巧克力放进裤子袋内,把外套脱下,然后把两个袖子系在腰上,都能蒸出热气的石板路上好不容易来了凉风,呼呼地从他身旁吹过,外套被风鼓了起来,这才有一个行侠仗义的大侠的感觉。“快住手,你们这群混蛋。你知道我是谁.....”脸上被猝不及防地打了一拳,颧骨火辣辣的疼,他新买的外套也在他坐下时弄脏了。风反倒吹得更起劲,他用手撑起自己的身体,却又被打回地上。他甚至感到眼眶旁也灼热地吓人,让人忍不住想用手揉揉它。可惜他刚刚抬起的手突然被包住,他几乎是被半拖着跑起来。好半天他才回过神,包住他手的好像也是一双手,手心黏黏的,一点舒服的感受都谈不上。但他就觉得这黏腻的汗好像要把天上所有的星星都粘到他心里和眼中。




他们应该跑出很远,要不然一直一直陪妈妈逛街拎东西的他不应该只有扶着膝盖喘气的份儿。那双手放开了他,然后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背上迫使自己站直。终于看到小孩的脸,却没有多少陌生感,他就是该长这样的脸。就是这样的眼睛,就是这样的鼻子,就是这样的人。“本大爷问你,你有吃的吗?”傲慢的语气中带着一点羞哧,他朝着天空大笑起来,收到一记手刀。这仿佛是一件很自然的事。他摸出口袋里的巧克力,幸好刚才被打时没有摔碎它。“就这么点?”小孩舔干净他的手指,不满地抬头瞪着他“你要是肯帮本大爷多拿点,本大爷就考虑收你当小弟。当本大爷的小弟好处多着呢,吃香的喝辣的,漂亮女人随便玩.....”他当时可能听不懂这些话,不然不可能给小孩一拳。“那你是大侠吗?”矮小教堂的钟声又响起了一声。“是是是,帮本大爷,咳,本大侠带点吃的,现在大侠要去行侠仗义了,你拿好在这等着。大侠会回来取的。”“真的吗?”“大侠是从来不骗人的。”




他小跑回了家,一股脑找出自己藏起来的所有零食,“妈妈,我待会回来,晚饭给我留着。”他一直站在那里,听着教堂的钟声一遍又一遍响起。今天没有美丽的夕阳,钟声也被周围的雨声盖住。他用手小心地护住怀中的零食,一动也不动。“妈妈,大侠一定会回来的,他答应过我的,大侠是一定不会骗人的。”漆黑的夜色其实也很美,他还是站在原地。失去了妈妈雨伞的遮盖,他的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他努力睁大双眼,生怕大侠在自己的视线里遗漏了。午夜已经没了人,只有偶尔经过的摩托车会溅起一片水花,他克制住自己的睡意,晃了晃脑袋。“你这小子居然还在这等着”

【维勇】yuri in plastic bag (三)

·三章都在拖沓地走剧情,虽然我自己都感觉烦躁。但我想让他们的感情好好地过渡,让他们意识到相爱时没那么痛苦。
·这其实和原著的开头很像,勇利总是处在对维克托可望不可即的状态下,但他们最后还是互相吸引了。
·食用愉快吧。


“猪扒饭张嘴”故意压低的声音带着引人堕入魔界的诱惑“这饭真的很好吃。”维克托挖了一勺还冒着黑气的饭,试图强硬地撬开婴儿的小嘴,但在这场实力悬殊的较量中维克托以彻底失败告终。他挫败地放下盘子,在响亮的哭声和同样响亮的电话铃声中抓了抓头发,最后选择先接手上的电话。“院长,你有什么....猪扒饭别哭了,求你了”



“维克托,你来下孤儿院,有个人想见你.....”察觉到院长的语气中的古怪,维克托心中隐约有些不安。“维恰,我是妈妈啊!我就想见你一面,求你了……妈妈求你了”一直在脑中盘旋的泣音再次响在耳边,维克托手中的手机滑落了。他匆忙地夺门而出,茫然地朝孤儿院的方向跑去。一直沉着的天空已经聚起厚厚的云,开始有雨丝飘到他身上。


看到熟悉的尖顶建筑,维克托身上泛起冷意,他拼命想挪动脚,却因焦虑和胆怯迟迟没有踏出一步。那个女人为什么会回来?她当时为什么会走?她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给我希望?“维恰,快进来啊!在外面会被淋湿的。”明明这些问题他在心中已经质问那个女人很多遍,但看到她本人时,他始终没有开口。一阵又一阵的眩晕包围了他,铺天盖地的黑暗也把他围的密不透风。


一睁眼,就是发着惨白灯光的照明灯和消毒水味。维克托听见寂静的走廊上传出小声的谈话,他只能模模糊糊地捕捉到几个字眼“孩子送给别人”“俄罗斯夫妇”“维恰还小”他一下坐起身来,发出的动静吸引了走廊里的两人。“维恰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你把猪扒饭送到哪儿了?”维克托不耐烦地打断了她“猪扒饭,维恰你饿了?我帮你...”“就是那个孩子。你别转移话题了,你们刚才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我高贵的母亲,你是不是太自以为是了。你抛下我那么多年现在又妄想来做些你认为为我好的事,然后我能重新投入你温暖的怀抱?”看到她脸上浮现悲痛和失望的神情,维克托心中反而添了分挫败感。


“这些我都不能反驳你维恰。但你仔细想想你真能养好这个孩子吗?我去你家找到那个孩子时他已经饿得像要断气了。你连喂饱这个孩子都做不到,你还能给他什么?人可不能用爱填饱肚子。下次如果再遇到这种情况,你还是会草率地跑出来,不顾孩子的死活”院长抱着孩子进了病房。“孩子还没被送走,我们刚才只是在商量。毕竟你才是监护人。”


维克托抚着孩子发黄的小脸,他找不到反驳的话。他一直在重复错误的事,无论对谁,他总会做出一个又一个伤人的选择。“让他自己来选吧!”维克托盯着孩子的眼睛,向他伸出的双手停滞在空气中。打窗上的雨正沿着不同的方向流下。



命运喜欢给人奇迹。



被一个肉团突然抓住维克托有些猝不及防,他用手胡乱地托住猪扒饭的脚。衣角已经被揉出褶皱,呼出的热气好像要把胸口烫伤。这个孩子好像和自己有奇妙的羁绊,自己最激动的一面,最犹豫的一面,最急躁的一面都被他无限地包容了。或许是没有尝过太多被人珍视的滋味,灼热感冒上心头,蔓延全身。那么想留住一个人,想陪伴他一年四季,也太想把自己的爱交给他了。他感到自己的指尖都在颤栗。

【酒茨】如果自家的茨木离家出走了怎么办

这是自家崽子出走的108天。
非洲阿爸扶着额流泪,他好不容易抽到然后喂大的崽子茨木在昨天晚上偷偷溜了出去,留下一张令他痛心的纸条:阿爸,我想了想,还是和挚友在一起比较重要。这只白眼崽,有本事出走有本事把多年来吃我的黑达摩,好不容易肝出的觉醒材料,整套针女还我啊!气死的阿爸开始用各种方法怼这张纸条和酒吞(的描像)



但时间一长,阿爸就开始担心。茨木从小被自己宠大,不是为了练级自己根本不会让他上场,他的达摩和御魂都是现成送到他面前的,实战经验很少,万一遇到什么不测怎么办呢……你说酒吞,那个对我家崽子呼来喝去的粗鲁男人怎么可能像我这么细致地保护他。



“阿爸,我回来了!你怎么坐在门边?”这个茨木崽子,还不是为了他,自从他离家后,阿爸我除了画符就是在门口等他回家啊。他一如往常地无视了门槛,直接走了进来。我习惯性地伸出手接他却被抢先了,已经安然无恙地靠在那个混蛋身上的茨木笑着朝我挥挥手,他身后的混蛋微微蹙着眉,戳了戳崽子的角,似乎在责怪着他。我都没享受过戳角的福利居然被你抢先了,阿爸虽然心有不甘,但看到茨木没有自己还养的白白胖胖,笑容中也流露出从没有过的兴奋和雀跃,只好先收起自己的怨念,对他们挥了挥手“记得回来看看阿爸啊”自己选的人就一定要过得幸福啊!阿爸把眼角的泪轻轻抹去了。



“我一定会让令郎幸福的,岳父大人。”酒吞难得正经起来,鞠了一躬“也一定会孝顺您的”别以为你低头我就看不到你得瑟的样子啊喂。你们给阿爸我滚回来,不,酒吞你就别回来了。


这是重点。




标题说的是如果,前提是你得有茨木。

【维勇】yuri in plastic bag(二)

·我来稍微分析一下维克托对勇利的情感变化吧:冷眼旁观–同病相怜–亲情–爱
·现在才过渡到同病相怜吧╮( ̄⊿ ̄)╭

          维克托一手抱着孩子,一边咬着牙把自己这个月的工资掏了出来付了医药费。这个孩子的生命力挺强,经历过昨夜的一阵暴雨后,居然没费多大功夫烧就退下了。

        “是维克托先生吗?”看着身旁发问的小护士,维克托礼貌的笑了笑“有什么事吗?”小护士立马羞红了脸,“医生说您的儿子要再住院观察几天,万一有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看着维克托立刻沉下的脸色,小护士立马转移了话题“维克托先生真厉害啊,年纪轻轻的就成为这么负责的父亲。”脸色越来越黑的维克托忍不住出了声“虽然打断女士说话很不礼貌,但我还是要解释一下哦!我并是这孩子的父亲。”他还特意抛去一个wink,看到护士被迷的神魂颠倒,维克托才得意地离开。

      维克托并非圣人,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条生命消失,不代表他会永远保证这条生命的安全。今天高昂的医药费已经给他的英雄主义泼了一盆冷水。

        打定主意后,他直奔自己曾经待过的孤儿院跑去(虽然也是离这最近的),向院长打招呼照顾好孩子是维克托能做出的最后的仁慈了。

        这里的院长是个喜欢臭美的老太太,举手投足之间却透露着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她总会在维克托被欺负时出手阻拦。也是有了她,维克托才能熬过童年那段黑暗的时光。

        虽然和院长多年不见,但两人之间一点都没有生疏,聊了会家常之后,维克托就直奔主题“院长,这孩子是我昨夜捡到的。虽然我也觉得他很可怜,但我实在没办法抚养他,只能把他送到这里。”“不要用这种大人的语气对我说话,维恰。不想养你就直说。”“您还是一如既往地直白,夫人。那您打算收下吗?”

         “当然是收下了。”接着她又小声嘀咕到“一个两个的自己都是小毛头,又招惹什么孩子…”

        房间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维克托自然知道另一个指的谁。他的母亲,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生下他后就把他丢在这里,美名其曰寄养。只有在小时维克托生日时才能见到她一面,一开始她还会带着愧疚的心情买一大堆礼物,然后陪他一天。但从那一天起,从他的妈妈大哭着抱着他对他说了好几句维恰我爱你后,她就没有再出现过。以前他觉得珍贵的礼物他现在一样都记不起来,他只记得妈妈临走前带着泣音的话“维恰永远是上天给妈妈的礼物”

        维克托很久没有修剪过的长发落在眼前,他伸手把发丝别到耳边。手上已经陷入熟睡的孩子被吵醒了。还没好全的感冒让他的呼吸有点不顺畅,哭声细小而无力。他的小手正拽着维克托的长发,像是在向他表示不满。

        “怎么了?快把孩子给我吧!!”院长主动发问了。“嗯……”维克托把孩子的手轻轻拉开,无视了院长的叹息。“院长能帮我一件事吗?”“客套话就别说了。”“帮我暂时办个领养手续吧!三十岁之前不是不能收养孩子吗?”看到院长脸上显出惊诧,欣慰,嗔怒交织的神情,维克托眨了眨眼。“顺便借我点钱吧,我还要帮这孩子看病”

        “你小子顺藤摸瓜还是一样快…”院长拉开了自己的抽屉,拿出厚厚的一沓递到维克托手上,“还有什么需要的就来找我,别把孩子给弄死了。”维克托给了院长一个拥抱,几滴热泪落到了她肩头的补丁上。

        再次肉疼地把医药费付了后,维克托又被同一个小护士拦住了“维克托先生,不知道今天你有没有时间?我们……”“不好意思了,女士。今天我要照顾我儿子呢。”维克托小心地用衣服包裹住这个小肉团,在他的额上落下一吻。

        

【黯菊】狐死首丘(一)

·双狐妖paro黯菊
·阴阳师和狐妖paro耀葵
·ooc预警

雪后的山只剩下自己沉重的喘气声,王黯的神经终于放松了点。他舔了舔自己断尾上的血,可怕的寒冷让他失去了感官,他只能靠这种办法驱赶疲惫和睡意。随着妖力的一点点逝去,他也渐渐现出原型。

        “爷爷…”稚嫩的童声从上方传来,他艰难地睁开眼睛,尾巴也竖起来,努力表现出威严和敌意。虽然他不喜欢欺负小鬼,但如果他真的敢出声…自己也不可能留情。这个小鬼却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没有害怕地跑开,而只是轻轻地把自己裹进衣服中,回头喊了一声“爷爷,我先下山了。”

        感到久违温暖的王黯意识渐渐抽离,他只听到耳边传来的隐约的说话声“这只小猫尾巴好多…”他也没注意到那张熟悉的侧脸…

      

【维勇】yuri in plastic bag(一)

       .想了想我还是把父子全篇写出来了。

       . 这题目有毒,在塑料袋里的勇利

       已经进入秋季的日本天天下起了暴雨,这给去便利店打工深夜才下班的维克托带来不便。他拎着便当加快了上楼的脚步,心里在为这个月的生活费盘算。

       突然,他感到自己好像踢到了什么重物,耳边传来哭叫声和塑料的摩擦声。即使维克托今天已经成年了,但在这种暴雨声摻杂了哭声的诡异可怖还是让他这个男子汉起了鸡皮疙瘩。他下意识地低头,借着昏暗的灯光,他看清塑料袋中正在活动的物体,是个活着的孩子。


        不,我不用看也知道。维克托把指甲狠狠掐入手心。他的脚能深深感受到孩子的已经高得不正常的体温,他已经能感受到孩子哭声中的声嘶力竭和无奈。后背的雨干透了,但细密的汗又重新爬了上去。


        治好这个孩子的生活费可能是我一个月的生活费,就算治好了,他也只有去福利院这一条路。维克托深呼一口气,闭上眼睛。

         他这种小身板,在福利院也只能被欺负。像以前的我一样。他已经跨过了袋子。这孩子活在世上也只能饱受折磨和孤独。


         那个孩子好像是意识到自己失去了生的希望,哭声渐渐小了下来,变成断断续续的呜咽。活动的幅度也一点点小了下来……

       门已经要被带上了…维克托突然猛的摔开门,把那孩子抱在手中,不是他空不出手的话,他还想狠狠打自己两巴掌。

      孩子的脸已经哭的涨紫,稀疏的头发因为汗水粘在一起,一张一合还吐着泡泡的小嘴看起来格外可怜。

维克托的心一下化了,他贴了贴孩子的脸“这有可能是上天给我的生日礼物呢”他把孩子裹进大衣中,冲向了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