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格

木格,101岁,比较想当太空人

『嘉金』小卖部南京板鸭事件『鬼知道上还是全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Owl—我想睡觉。

在学校一条不起眼小巷的尽头就是小卖部。


这小卖部看上去还挺气派,显眼的红牌子挂在店旁边,三个白色大字小卖部被贴在上面。这牌子把金稀罕得看了半天,还偷伸出手摸了下,愣是把小卖部的小字的钩给摸没了。


不过幸好也没人看见。金来食堂的时候偷瞥了这儿好半天了,中午午休压根没人来。按理说吃完午饭小卖部正是能来点南京板鸭小鲜肉加餐的时间,可那些人吃完饭就匆匆移开了脚步,连看都不敢看牌子一眼。

他也不是没奇怪过。他有次就拉住了两人仔细问了下。一个紫头发的男的还没等他说完就跌跌撞撞地跑了,还差点撞到了树。还有一个黑头发的女的露出了神秘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你去试试。”


所以,不要随便叫一个露出神秘微笑的大佬女的。金刚一脚踏进小卖部,就回想起在格瑞前抱怨香蕉牛奶不好喝的恐惧。但是为了维护他已经快被恐惧磨光了的男子汉尊严,他还是郑重地踏上了另一脚。然后用自带的闪现跳出小卖部。可惜他连门都没有跳出,,就被一把拉回来摔在地上。

金也不懂为什么自己慌得像条狗,还能清楚地听到有个人轻微的喘气声。没过一会儿,那人的声音听起来大了很多“新来的渣渣,不懂这儿的规矩?”金一边在心里精挑细选了几句狠话,一边想撑着手站起来。


在这光火电石噼里啪啦金也记不得的刹那,一根神秘的棒状长条向金劈了过来,只见金轻舒猿臂,款扭狼腰,十分平稳地让上半身落在地上。


一声自带嘲讽效果的嗤笑传到金的耳边,接着是小卖部木地板咯吱咯吱的响动声,顺着声音看去,是那个神秘的棒状长条正插进金耳旁的地板搅动。“渣渣,我今天心情很不好,完全不想放过你,你是想先被打一顿扔出去,还是想被打一顿扔里面?”


你见过流汗流成一滩的吗?不是海绵宝宝,是金。金从来不知道人身体里有那么多水分。


一旁的小卖部老板实在不忍心自己的店这么被糟蹋,只好开口了“嘉德罗斯,你上次说你不要什么来着?”“南京板鸭,世界上最难吃的辣条,我早就劝过你不要进了…”
嘉德罗斯一辈子都没想过自己会被压在小卖部的地板上起不了身,这也是他这辈子第一次被一个渣渣不停地晃着肩,脸上全是饱含食堂饭菜精华的口水。

“你知道南京板鸭的不容易吗?”
“你懂得南京板鸭的痛苦吗”
“你知道南京板鸭为什么会在辣条界脱颖而出吗?”
我知道脱颖而出是什么意思吗?金没有问出最后一个问题。

『安雷』早知道就不煮糖醋里脊了

emmm…我感觉我的文笔驾驭不了点的梗,就改了一点『很多』,不能接受就跟我说让我删了吧 @山间鹤
大哥哥安×幼狮


安迷修总感觉自己最近提前步入了老年,他悄悄举起光盘对着自己照了半天,确定那几条抬头纹不是幻觉。
在他刚刚搬过来急需融入邻里混进区委会时,他特地烧了一大盆糖醋里脊,一家一家地送了过去。邻居大妈像查户口一样的盘问他混了过去,保安大爷杠铃一样的笑声也被他录了下来,调成了起床铃声,但他偏偏就输在了这个小鬼手上。


还是他太轻敌了。这个小鬼哪是个普通的小鬼,明明比他打过的所有的PS4游戏里的小鬼还可怕。作为一个大人被一个小鬼的外表蒙骗还真是失败啊安迷修,他在心里狠狠捶地,谁让那个小鬼一见到他就用眼睛瞪着他,黑到透亮的眼珠配上像猫儿一样短促上挑的眼角,透出的灵动biu的一下射中了他的心脏。安迷修蹲下来想拉进和他的距离,看到他向后退了两步,安迷修也不生气,和他搭起了话:“你叫什么名字啊?”他不回答,把目光转到了安迷修手上的肉,安迷修自然夹了好几块给他,“你吃了我的肉,还不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安迷修看着他腮帮子鼓囊囊的样子,忍不住又打趣了他一句。


这之后小鬼的真面目就暴露无遗。回想起来,安迷修觉得他当时擦嘴的动作都在鄙视他。“大叔,你话好多啊”那个小鬼擦去嘴角周围一片的酱汁,“肉做的还算一般”大脑已经完全当机的安迷修下意识地揪了揪小鬼的耳朵,而这一幕正好被刚回家的小鬼爸妈撞到了。


然后呢,他就成为了所有有小孩的家庭所提防的对象。
然后还多了个黏在他身上的牛皮糖。


就是背后装作用眼睛无意间瞄到他又飞快移开目光的那个。这孩子脑瓜还是挺好使的,知道要装作挑cd的样子才不会被发现,但这是成人区啊小朋友。

秉着发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优秀思想的安迷修无奈地拉着这个小鬼的手往店外走。他像初次见面一样蹲了下来看着小鬼的眼睛,假装板起了脸“你在跟踪我?”这小鬼也不慌,再次用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望着他“我觉得你煮饭还勉强算好吃,就是长得一般,话也太多,还喜欢动手欺负小孩子”“啊?”安迷修觉得自己的理解能力出了很大的问题。“虽然毛病有那么多,但时间还长,还是可以慢慢改回来的”“所以呢?”完全反应不过来的安迷修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我叫雷狮,今年七岁,从今以后就是你的未婚夫了。”



安迷修先是转过身,看到和刚才一样一干二净的天空,要不是飘来几朵云,他会误以为刚才他站着睡着了然后做了梦。“愣着干嘛,先跟我回家见我爸妈啊…”

安迷修,在绝好的二十一岁,进入了婚期倒计时。




见到雷狮爸妈后,安迷修点头哈腰地解释了半天他不是恋童癖,雷狮爸妈非常相信,并且揍了他一顿。

ooc过头了…

根本没有理由的点梗

吃的很杂,最近想不到好玩的梗…如果觉得我不会毁就点吧
不开车
就这样?
最后,占tag抱歉,点完后会删的

是写文的